作者 | 辛夷
编辑 | 杜仲
来源 | 起风财经(ID:QFCJ2018)
点击下面网址观看完整视频 :
https://v.qq.com/x/page/i07072z8q5m.html?start=41
21695014.jpg

区块链溯源能解决产品质量问题、区块链溯源能直接降低企业的追溯成本、区块链溯源即将成为重要的追溯产业解决方案......

区块链溯源公链项目“溯源链”的创始人王鹏飞,在起风财经视频节目《区块链名人堂》中说,以上都是消费者包括部分企业主对区块链溯源的经典误解。

事实上,如何确保“上链”信息的真实性以及如何突破底层技术的固有局限,都是“区块链+溯源”当前无法回答的疑难。正因如此,区块链溯源的真实应用价值也广受企业和资方的质疑。

“老板们是很务实的,花一分钱就要看到一分钱的效果”,王鹏飞如是说。

的确,站在企业视角来看,“区块链+溯源”的核心或许不仅仅在于技术本身的性能和从业主体的属性,更在于其所赋予企业的直接经济回报。回归商业逻辑的本质,也只有创造更多价值的一方,才会成为商业社会的选民。

区块链溯源的优势到底是什么?其为企业提供的核心价值是什么?在当前的产业环境中,产业参与方自身是否有动力将溯源项目落地?

作为奋战在产业一线的从业者,王鹏飞试图从商业实践中找到答案。

-区块链溯源不解决质量问题-
“企业是不会造假的”

主持人:“区块链+溯源”是已经正式落地的产业应用吗?

王鹏飞:是的。像太一云和中粮做的“链橙”、众安科技的“步步鸡”、北大荒的“善粮大米”,都是已经落地的知名案例。

主持人:您给溯源下的定义是什么?

王鹏飞:我讲的溯源是对某件商品生命周期的信息记录,也叫追溯。举个例子,一件农产品从种子开始,在哪里买的、规格如何,以及它的说明书和检测报告;再到传感器采集的种植时间、土地情况、浇水施肥的生长过程;然后到收获的时间、数量、负责人,以及收了之后的加工出厂环节;最后是仓储、物流,最终到消费者手里的全周期记录。

主持人:区块链相比传统溯源技术的区别是什么?

王鹏飞:其实对老百姓来说,追溯就是一个二维码的载体,扫一扫就能看到相关信息。至于区块链的革新和优势,体现在这个载体背后的信息上传和存储方式的变化。

第一,传统追溯采用中心化服务器记录信息,而区块链是在分布式节点上存放数据;

第二,信息“上链”的过程中会用到诸如传感器一类的信息采集机器。

在传统溯源系统中,这些机器是以一种中心化的方式存在,由一个用户、密码或ip地址来建权;在区块链溯源中,机器作为一个设备拥有了一个“身份”,而这个身份在链上也有相关的记录,从而保障其信息记录的真实度。

而二维码和RFID(射频识别)标签的载体本身并没有发生变化,即使是“区块链+溯源”,现阶段也依然还是通过扫码来获取信息。

主持人:传统溯源的痛点是什么?

王鹏飞:传统溯源最大痛点是方才所说的“中心化”,它容易招致来自商品组织内部的作恶和外部的入侵。

举个例子,茅台就经历过两次事情。第一件是它内部技术人员更改了数据库内容,第二次则是黑客侵入集团数据库添加了内容。这两次事件都导致了大量的假码流放在外,而这种码用茅台的识读设备去检验是检不出来真假的。

主持人:对区块链溯源的普遍质疑在于,无法保证产品信息“上链”前的真实性。如何杜绝企业上传了假的产品信息?

王鹏飞:首先要明确,在溯源中,“真假”是归属的概念——只要不是我公司品牌生产的东西,哪怕质量再好也是假的;而很多消费者却把“假”误解为有质量问题的次品。

那么企业会造假吗?不,企业不会造假。

因为企业产品的真假和它的品牌利益休戚相关,任何一个逐利的企业宁可出次品,不会有假品。鉴于此,任何防伪追溯技术所证明的从来都是商品确实出自某企业,它可能会有次品,但是不会有假货。

如此一来大家就明白了,此前“疫苗造假”事件里的“假”,指的是“次品”,而不是溯源所指的“假货”。

所以就质量问题而言,与其说区块链溯源的是为了杜绝次品,不如说只是为了便于质量问责。

第一,区块链溯源可以在产品质量出问题后快速找到问题环节和责任人,从而提高制造“次品”的成本。

第二,区块链溯源可以帮助企业精准、快速召回出问题的产品,而不必因为个别批次、渠道的产品出问题就召回全部产品。

主持人:比起“假货”,对消费者直接危害更大的是“次品”。如果区块链无法解决,那么如何杜绝产品质量问题?

王鹏飞:首先,事前需要企业自检,以及监管部门和公益组织肩负抽检的责任。

其次是依靠市场机制,也就是品牌商有自驱力去维护产品品质。如果品质出了问题,不仅面临国家处罚,更狠的是所有老百姓不再买它的东西,公司老板和投资人就都破产了,这也是企业一定会强加管理的理由。

当然,现在也有一些技术手段,像食品安全领域有一种很小、能家用的像探针一样的检测设备,就像古代给皇帝试毒的银针,只不过它更复杂,能测出农药残留、重金属超标等。虽然现在还不成熟。但理论上未来是能实现的。

-区块链溯源不解决成本问题-
“让一部分企业先用起来”

主持人:目前“区块链+溯源”在应用中最显著的问题是什么?

王鹏飞:增加成本。现在实体企业生意都不好做,在本来利润率就不高的情况下,企业主不愿意在这么多环节里都额外增加硬件、软件、人力、管理的投入。所以第一批运用区块链溯源的一定是一些高附加值的商品。

主持人:如何去克服企业对于成本的顾虑呢?

王鹏飞:追溯不一定要做到很精细。比如一些中小企业,它就可以先做颗粒度低一些的改造。比如说电子标签的载体太贵,那就先用相对便宜的二维码标签;人工贴标比较贵,那就先用性价比比较好的自动贴标;全链改造成本太高,那么就做关键环节和批次信息的追溯。

总之,现阶段我们希望让一部分企业先用起来,并在这个过程中给消费者带来一种感知,即产品的好坏与是否使用区块链溯源息息相关。一旦市场形成这种感知,那么中高端的商品很容易大规模采用新技术,从而也带动低端商品使用。

可能20年之后一个商品没有区块链溯源码的商品就像“裸奔”一样,消费者就会觉得很奇怪,心想这东西是哪里来的?是不是“三无产品”?只不过现在溯源的覆盖度还不到10%,今后还是有很大的市场空间。

主持人:据您观察,现在市场对“区块链+溯源”的接受度怎么样?

王鹏飞:先说区块链,因为和金融、全球化挂钩,这两年还是很受精英阶层的关注。商业社会中比如一些大公司,它们已经认同区块链的业务模式,而一些还不太了解的中型公司也已经在观望中。

老百姓也一样,更有机会接触新事物的一线城市白领对区块链更有兴趣,毕竟比特币还是对区块链的普及有很大的帮助,它证明了区块链安全、可信的属性,让大家从对中心化的信任逐渐转向对机器的信任。

但在商品上做区块链溯源,目前还是新事物,所以很多有一点认知的公司还是把它拿来当成营销方式。

其实任何一个新事物、新技术,你都不要跟老百姓去讲技术本身,他不懂也不需要懂。你需要让它出现在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市场范围内,比如大闸蟹、有机鱼,让它具有一定的新闻特性,再配合企业营销,其实也是可以的。

主持人:对于创业公司来说,如何切实的去做“区块链+溯源”的技术推广?

王鹏飞:以我们的项目为例,主要通过两个渠道。一是直接和一些品牌商接洽,利用我们过去做防伪追溯的资源积淀。

二是通过第三方,它们可能是做系统集成的,或者是做标签、硬件设备的,然后我们跟他们再谈。就目前的成果而言,关注度还是有的,至少比过去我们做传统溯源还是好谈多了。

但是不得不说,具体落地的时候大家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去沉淀,包括有些还需要一些技术对接。这一块应该说有一部分企业已经在尝鲜,而更多的中型企业依然还在观望。有太多企业还不了解,这个市场总体还是太初级。

-区块链溯源不是主流的追溯方案-
“不会说你做了追溯标准就相当于有‘护城河’了”

主持人:当前溯源产业的政策环境如何?

王鹏飞:实际上国家对追溯防伪一直很关注。我国在2015年出台了“95号文”(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的意见》),对重点商品提出了追溯要求。

但是即使是要求同样也有“颗粒度”,就目前来看,国家文件的颗粒度并没有那么详细和苛刻,毕竟现在大家都还是一边要管理,一边也不能因为管得太严而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。

现在对追溯的政策研讨主要集中在基本体系建设方面。过去其实各个行业都有标准体系,但却没有集中起来,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建立行业标准。

标准不是约束,换句话说,这个标准没有要求企业必须怎么样,而是提供了更好的框架对企业进行引导。

一方面,标准使得企业的兼容性更好,包括打通未来和其它系统的数据交换。

另一方面,如果企业没有使用标准则会产生连带后果,比如有的采购系统你进不去等等。

具体到区块链来说,现在针对区块链溯源的规定还不多。不过从市场化的角度来看,让做区块链溯源的企业遵循这个标准是必要的。

因为除了营销作用,区块链溯源本身也是一个信息化的过程,这个过程有利于企业提升自身管理、赢得消费者信任以及监管问责。此外,国家也比较支持区块链技术,过去追溯行业发展较慢,区块链技术介入后就可能会迎来爆发。

主持人:目前业内有观点认为,鉴于区块链技术的不确定性,目前尚不把区块链溯源作为主流的追溯技术方案。您如何看待这种质疑?

王鹏飞:从目前的标准制定情况来看,区块链溯源的确只是追溯体系中一个很小的组成部分。但是在标准框架中,对于区块链溯源的规定也不会精细到共识机制、投票等技术细节;可能只会泛泛地说,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使用符合区块链标准的技术方案。

落到实操层面,我们或许会先把区块链溯源需要具备的最基础的条件先规范好。

比如,你有没有区块链浏览器?能不能让第三方来验证你里面的信息?你有多少用户?多少节点?如果这些东西你不公布,就说我已经用了区块链溯源、已经服务了几千个sku,这个就不太严谨了。但这恰恰是中国某些大公司正在做的,毕竟行业还太初级。

主持人:总体来说,这套标准对区块链溯源企业和行业的影响是什么?

王鹏飞:影响总体来看是正向的。

实际上我们之前参与过商品二维码国家标准的制定,根据当时的经验,这类标准相对来讲是比较宽泛的。它只是要求了最宽的边界,但其它的内部规则还是很友好的。一定不会说你做了这个标准就相当于有“护城河”了,至少其他的企业也能进来。

我觉得现在从全球角度来看,这种标准制定无非就是行业中从业者们的一个共识。我们在这个共识下做事情,实际上是对全行业有益无害的。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