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 | 辛夷
编辑 | 杜仲
来源 | 起风财经(ID:QFCJ2018)
21695014.jpg

点击下面网址查看完整视频:

https://v.qq.com/x/page/t0708a3du7p.html?start=60

关于“区块链+溯源”的应用价值和当前的产业环境,起风财经曾在《溯源链王鹏飞:区块链溯源不要追求“颗粒度”,先做起来(上)》中做过探讨。

可以说,现阶段在企业层面,区块链溯源作为一种新兴技术在产业推广中占有一席之地,但也因为自身技术不健全和市场认知度不高等问题,使得其目前应用的“颗粒度”还有待提高。

根据目前的产业调研,除去如同“溯源链”这样的创业公司,以阿里、京东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,以及以“茶链”、“酒链”为代表的垂直行业溯源,也在各自的优势范围内攻城略地,共同瓜分区块链溯源的产业市场。

不得不说,更多企业主体和模式的加入,在有效提升产业声量的同时,也加大了企业在逼仄市场环境中生存的压力。

更为雪上加霜的是,近期的币价杀跌消弭了圈内资方的投资热情。即使是有一定盈利能力的区块链溯源项目,也难免受到资金紧俏的波及。

现下“区块链+溯源”的竞争生态有多激烈?“BATJ”入局对产业有多少影响?“币圈归零”的时点,区块链溯源项目该如何“过冬”?

在本期的分享中,“溯源链”创始人王鹏飞,带来链圈创业公司的“生存指南”。

-“200+”企业分食区块链溯源-
“‘茶链’、‘酒链’不是真正的区块链溯源”

主持人:据您观察,现在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企业在做区块链溯源?

王鹏飞:除去开头提过的太一云、众安科技等创业企业;还有一些巨头,比如蚂蚁金服、京东、IBM等都在国内接了一些大的单子。

粗略计算,国内目前做区块链溯源的企业,能够说的上的大概有200家左右。

主持人:市面上区块链溯源企业的模式是什么?

王鹏飞:每家的定位不一样,主流的模式有两种。

一种是做行业公链,在平台上面又可以做溯源的存证以及商品的资产化。另一种是做应用,也就是本身没有链,而是把应用当作一个重要的商业模式。

一般来说企业直接接触的是应用企业,也就是帮企业客户做开发、集成、接口的一些应用服务商。而我们的未来是做“链”,然后去扶植一些比较好的应用,再由它们去嵌入企业做具体服务。

今后这个行业可能还是比较分散的,可能有几百家会经常访问我们平台。

主持人:如何评价“酒链”、“茶链”等垂直溯源产业?

王鹏飞:诸如酒链、茶链一般都不只是做某一个类别的溯源,而是做了一个类别的全生态。换句话说,溯源只是此类企业业务线中的一小块,“链”的部分也会外包给其他企业去建,它们真正的价值是在垂直品类里做深度。

比如之于茶企,溯源只是提供的基础服务之一,更多的是做“茶票”一类的资产化交易;还有一种是把茶的爱好者、周边企业等茶生态里的各个环节聚集在一起做社区。

在这种模式构建下,此类公司就得以基于区块链技术,再加上Token去做激励。从而让更多的社群用户在生态里面去使用Token,然后就演化成一个比较大的垂直平台。

因此,与其说“酒链”、“茶链”是“区块链+溯源”,不如说它是“区块链+某产业”。

-BATJ:溯源产业里的“困兽”-
“大公司在很多时候是纸老虎”

主持人:当前京东、苏宁、百度和阿里等传统互联网巨头也在布局区块链溯源,这对创业公司的生存态势有什么影响?

王鹏飞:对任何产业、任何公司来说,和巨头交锋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,至少传统溯源时代就有。

其实很多人不知道,阿里和京东这两家在传统溯源时代就做过相关的追溯平台了,但最后没做起来,就证明它还是受到了制约。这种制约源于市场,也可能源于平台结构。

阿里是最有代表性的。它当年做过一个“满天星”计划,结果两三年的时间就淡出了,这就值得我们重点分析一下。

首先,一个企业生产的产品不会只在天猫上卖,它还会在京东、亚马逊等多渠道上去卖。这种情况下,要求用户统一拿阿里系的支付宝或淘宝去扫,显然不合适;更不能说让商家在每个渠道的商品上都去贴一个对应的码,比如一批货贴阿里的码、一批贴京东的码、又来一批贴亚马逊的码,商家担不起这个成本。

其次,阿里并不是一个第三方,鉴于其渠道商地位,阿里在追溯体系中实际上是作为一方当事人存在的,这样的身份想要称霸市场也不太现实。

最后其实我们都知道,大公司速来都来势凶猛,但只要它不all in,它就是纸老虎。大公司在很多时候其实是纸老虎。

因此,这时候创业公司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。第一,任何一个业务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说都是它的100%,必须all in。第二,创业公司作为第三方原本姿态就低。

你设想一下,如果阿里跟一个大公司去谈合作,必然是一副甲方对甲方的架势,会出现什么情况?而创业公司天然就是乙方人设,谈判的摩擦力会小不少。

主持人:您作为创业公司创始人,是否担心项目最后会被巨头“撒币”收购?

王鹏飞:未来不排除一定有些大公司自己做不好就干脆走收购路线,这对在传统股权结构里的创业公司来讲也的确很有诱惑力。比如“卖身”大公司后就可以有现成的股权收益,还有机会变成一家大公司的高管。

但是风险在于约束,被收购后的公司未来只能在大公司的框架里做事。所以对于区块链溯源企业,当前正值一个不错的产业机会,这个时候如果有大公司直接来投资的话,我想至少我未必愿意接纳这样的安排,可能更愿意接纳一个纯财务性质的投资。

一句话,巨头的橄榄枝会带来资源,但是也会带来束缚。

-区块链溯源进入资本“寒冬”-
“只有能赚钱的企业才能活到最后”

主持人:您是否了解过其他国家“区块链+溯源”目前的发展情况?

王鹏飞:单说溯源产业的话,我们比较了解的,像日本做溯源起步比较早,在功能机时代就已经在做信息追溯了,当时还需要先把地址输到电脑上去查,再后来一点才出现了二维码,整体时间比中国领先5年左右;主要应用的品类是当地特产,比如知名的神户牛肉。

韩国做溯源的时间和中国差不多,都是从2010年左右开始,溯源防伪都有。欧美则是有一些溯源类的应用,但防伪还是比较少。

而到了区块链溯源时代,海外也只是出了一些新闻,真的在产业里应用的公司比较少。目前我们关注到一两家做钻石相关的,还有一些做供应链相关的,规模都不是特别大。

因此在区块链溯源这块,反倒中国的参与主体还是比较多的。特别是在应用领域,中国可能是走在世界前列的。

主持人:您认为“区块链+溯源”的发展步骤和未来展望是怎样的?

王鹏飞:我认为规划分三步。

第一步是打好技术基础,配合企业去做一些相关营销。实际上现在第一波起来的时候,区块链溯源企业还不能直接帮企业去做销售,但是可以给企业带来市场关注度,也就是产生营销价值。

第二步是信息化。现在大中型企业对信息化的需求其实很高,不管是企业内控还是解决外部纠纷,信息化都可以帮助企业去自证清白。

第三步是结合就是数字资产的销售、众筹、C2F等新商业模式的涌现。比如一件商品即为数字资产,到时候既可以提货,也可以转让给别人。类似期货,我买的时候就100块钱,三个月后我转让时变成了120。我觉得这里面还有很多创新的空间。

如果说区块链溯源防伪最早只是一种技术辅助,那么到了后期它有可能会成为新零售的一个重要载体。它最终可能去帮企业改变或者提升一些新的销售举措。

主持人:现在大家喜欢提区块链颠覆追溯产业,其实是否用融合或改良更科学?

王鹏飞:颠覆只是比较吸引眼球,有利于在初期引起关注。但是如果说多了又迟迟看不到效果,实际上就会有落实的挫败感,适得其反。

就行业角度来看,最后无非是看一项技术能带来什么。老板们是很务实的,花一分钱就要看到一分钱的效果。

因此,区块链溯源从垂直领域来讲,优先是追求落地,最好下个月就能直接在市场上买到“上链”的商品,让消费者实实在在扫码就可以看到信息,切实感知到区块链溯源的价值。

主持人:在币价下行、链圈企业普遍迎来“寒冬”的行情下,区块链溯源产业的生存现状如何?

王鹏飞:实际上我们来看,为什么出现这个现状。

区块链是技术,它一直在发展。当然自从它有了通证之后,它就可能在一些场景下更好地焕发它的价值。

但实际上我们过去的市场太热了,你想象一下,本来明明一个只是天使轮阶段的公司,一下子拿了B轮、C轮的钱,甚至有的项目还融了大几个亿。这在以前都是上市的数额,而当时的市场行情下,一个创了半年一年的小项目就轻轻松松拿到了,这明显是不健康的。

时至币价下行的今日,投资人和项目都在回归理性。因此,对于项目方来说,首当其冲就是先把市场控制住,保证一个公司正常的发展节奏。

我认为区块链公司也是要赚钱的。其实之前很多区块链公司的人说过,区块链为什么要赚钱呢?我们又不是用利润和PE值去衡量公司价格的。

但是我始终觉得,赚钱是一个公司价值的体现。你不能赚钱说明你不产生价值,不产生价值你就有问题。

主持人:目前行业融资情况如何?

王鹏飞:现在的基金都很少去在这里去投入了,投资人看不到希望了。或许行业触底反弹的时候才刚要开始。

所谓的Token fund(代币投资机构)都是跟着币走的,我认为这个行业的未来或许需要新的投资人添注,未必是过去的那种Token fund。

其实我觉得整个区块链里面未来都会汇集更多的天使投资人,当然以前也有一些,但是还不够多。

至少未来就投资回报比来说,如果一个项目能产生十倍百倍的收益,就一定会吸引很多天使投资人进来去慧眼掘金。因为很多项目它本身的估值就已经很低了,可能只有几千万甚至几百万的一个估值。

于是当前的市场行情下,产业的节奏彻底给打乱了。一个项目一开始可能融了几千万,正准备大干一场;如果按照原来的投资规划和发展节奏,现在应该已经花了一半或者花了一半多了,并且理论上应该进入下一个融资阶段了。结果因为行业乱了,没有资金了,项目必然元气大伤。

当然,如果这个项目的团队稳固,业务是有基础、有未来的,那么它在这个时候依然能产生投资价值。

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,只有市场能适当回调,杀出来几个优质项目带动A轮B轮融资,以及其他更多的投资机构入局,后续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产业发展循环。

这个循环形成之后,产业才能算是相对正常的。过去的我们可以讲根本就是一个新技术泡沫。

主持人:此时此刻,什么样的企业能挺过“寒冬”?

王鹏飞:能自己赚钱的,还有一些过去现金处理比较好并有一定的风险意识的,这两种企业可以走得更远。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